當前位置:
首頁
> 資訊中心
> 嘉德動態
> 精品鑒賞
中國嘉德2020春拍精品導覽 | 故紙清芬見真如—林語堂日記手跡碎金
2020-07-06

林語堂

 

  此季幸得重要私人珍藏林語堂先生日記手跡,將呈現林語堂日記九本及重要手跡近三十頁。其中「新生日記」內有語堂手跡一百六十多頁。所記乃林語堂一九四三年九月十七日由紐約啟程返華,一九四四年二月二十六日打道印度返美,考察抗戰的親筆記事。其中涉及與蔣介石夫婦、宋慶齡、孫科以及許多著名藝文人士的往來交游。此外更有自一九五四年至一九七一年間的「袖珍英文日記」共八本,共有手跡約三百七十五頁。內容為每個年代林語堂的生活、會客、旅行,詳細記錄了平日的生活開銷、工作日程、朋友往來事件、以及每天的詳細行程安排,包括重要友人的通訊地址錄。是研究林語堂的重要歷史資料,可謂滄海遺珍,實屬難得!

 

林語堂主編的三本刊物:《論語》、《宇宙風》、《人間世》

 

林語堂(1895-1976)?

新生日記(一本),英文袖珍日記(八本)

日記本?紙本

尺寸不一

說明:

1.“新生日記”是林語堂一九四三年返國考察抗戰的中文日記,內有語堂手跡一百六十多頁?!靶律沼洝彼浤肆终Z堂1943年9月17日由紐約啟程返華,1944年2月26日打道印度返美,考察抗戰的親筆記事。日記中還提到的后方所見菁英無數,例如文化界名人:老舍,徐悲鴻,張大千,梅貽琦,謝冰瑩,政軍界名人:蔣介石夫婦、宋慶齡、孫科(哲生)、何應欽、胡宗南、孫立人、熊式輝、俞大維等。此為研究林語堂的一手文獻資料。

2.“袖珍英文日記”共八本:1954年(有語堂手跡約五十二頁),1958年(約五十三頁),1959年(約五十五頁),1960年(約六十頁),1961年(約六十五頁),1964年(約三十頁),1966年(約四十五頁),1971年(約二十八頁),八本袖珍日記共有手跡約375頁。內容為每個年代自己的生活、會客、旅行(歐洲,南美,日本,菲律賓,臺灣等)的紀錄,日記里面詳細記錄了平日的生活開銷、工作日程、朋友往來事件、以及每天的詳細行程安排,包括重要友人的通訊地址錄,是研究林語堂的重要歷史資料,可謂滄海遺珍,實屬難得!

 

《新生日記》封面

 

  據《林語堂傳》中所述,林語堂1943年9月22日離開邁阿密,途經非洲和印度飛回中國。這次回中國有幾項“任務”,最主要的是他需要回到戰事前線,尋找數據和感覺,為他的下一本書做準備。他還告訴華爾希說他“受美國醫藥援華會(ABAC)委托研究一些問題”。林語堂隨身帶了筆記本,路走一邊做筆記,走遍大半個國軍控制的地區(包括新疆)。另外,林語堂還擔當了美國人民和中國人民之間的跨文化親善大使。東西方協會由華爾希和賽珍珠創建,作為戰時的一個平臺,以促進美國和亞洲之間的了解。賽珍珠出任協會主席,林語堂也擔任委員會委員。在協會的邀請下,林語堂于1943年9月11日上哥倫比亞廣播電臺做節目,并同時盛邀美國聽眾以個人名義給中國人寫信,以增進兩國人民之間的相互了解,由林語堂把這些信親自帶到中國。林語堂的呼吁得到美國聽眾熱烈的響應,他收到很多來信,最后帶了六百封到中國。1943年11月4日,國民政府舉行儀式,正式接受美國個人的來信,有多個民間團體以及個人代表參加接收儀式。

  此本 “新生日記”主要記錄了1943-1944年林語堂返回中國考察抗戰的中文日記,內有親筆手跡一百六十多頁。記錄了林語堂1943年9月17日離開紐約啟程返華至1944年2月26日打道印度返美,考察抗戰的親筆記事。據《林語堂傳》所寫:“林語堂在戰時自由區七個省巡游了六個月,于1943年3月22日回到紐約拉瓜迪亞機場……在重慶期間,他主要住在熊世輝和孫科的家里……林語堂在中國逗留半年期間,還覲見蔣委員長六次?!比沼涍€記載了林語堂1943年參訪了重慶、西安、寶雞、成都、昆明、桂林、衡陽、南岳、長沙、耒陽、曲江、貴陽等地。所到之處均受文化及政軍領導的熱烈歡迎,并沿途舉辦演講會和茶話會。

 

The Vigil of A Nation 封面

 

參考:《枕戈待旦》(英文名:the Vigil of a Nation)——書中的“林語堂戰地考察路線圖”。

 

  此行所獲,成為林語堂1944年宣傳抗戰的新書《枕戈待旦》(英文名The Vigil of A Nation,由林語堂二女兒林太乙建議)的依據,(該書還包括林語堂此行路線地圖)在“新生日記的”的最后一頁有此次“考察行程表”,這與《枕戈待旦》一書中的“林語堂戰地考察路線路”(LIN YUTANG’S WATIME JOURNEY)(請見參考圖示)可以一一印證??箲鹌陂g,語堂除了不停在美國報章雜志宣傳抗戰,爭取國際支持不遺余力外,更著此專書,以其考察所見,詳細報導中國軍民之刻苦努力。

 

1954年的日記封面

 

  1954年林語堂先生60歲。據《林語堂傳》所寫:1954年1月,僑領之一、華聯銀行老板連瀛洲(1906-2004)來到林語堂紐約公寓,盛情邀請林語堂出任南洋大學校長。南洋大學由南洋僑領倡議興辦,1954年5月建校工程破土動工。1954年5月,新加坡南洋大學成立,林語堂受聘為校長。1954年10月2日林語堂到達新加坡,(抵達時間在這本日記里面有詳細的記載)出任南洋大學校長一職。新加坡是位于太平洋西岸的島國,林語堂并不是一個人到此赴任,而是帶了一幫人,包括自己的家人:妻子廖翠鳳,二女兒林太乙及其夫婿黎明(林太乙將出任校長私人秘書,黎明則出任行政秘書),三女兒林相如(出任化學教授),還有林太乙和黎明的兩個孩子。林語堂約請到多位身居海外的知名學者擔任南洋大學高層主管,其中熊式一出任文學院院長,胡博淵出任科學院院長,嚴文郁出任圖書館館長,楊介眉教授為主任建筑師。

 

林語堂和南洋大學高層管理團隊從左至右:伍啟元教授、林語堂、胡博淵教授、熊式一教授、楊介眉教授(臺北林語堂故居藏)

 

  據林太乙回憶,當時他們很不樂意放棄聯合國的工作,因為那是他們的“鐵飯碗”,但林語堂執意勸他們一塊去新加坡闖天地。然而,要是林語堂真有“新加坡是片處女地”這一想法的話,他一到新加坡便嘗到現實的滋味。新加坡和其他海外華人聚居地一樣,在二十世紀五十年代,乃至當今,都不是政治真空地。六個月后,林語堂及其團隊十三位成員被迫辭職,離開新加坡。

 

1958年的日記封面

 

  林語堂從新加坡回到法國坎城,一直住到1957年,林語堂1958年一度旋風訪臺,成為全臺矚目的盛事。1958年4月8日胡適從美國回到臺灣,兩天后就任“中央研究院院長”,也印證了這一年林語堂與胡適同在臺灣相遇。林語堂應前《中央日報》社長馬星野之邀,偕同夫人,首次抵臺訪問,停留二周。這與日記中記載的時間一致。據日記所載:(一九五八年十月十四日星期二)林語堂于9:00A.M抵達香港,11:00抵達臺北。十五日早晨訪于右任……(一九五八年十月二十四日星期五)上午,參觀中央研究院……等詳細記錄了在臺灣的繁忙的行程,于1958年11月12日星期三返回到紐約?!边@一年,林語堂出版了英文著作《The Secret Name》(匿名),從歷史觀點探討蘇俄從極左到極右的國家過程。

 

1959年的日記封面

 

  林語堂從小生長在一個牧師的家庭,進的是基督教的學校,他不曾受過傳統的私塾教育,在他成長的過程中幾乎一向是「西學為體」但這樣的家庭生活,并沒有讓成年以后的林語堂成了一個基督徒。1912年,他進了上海的圣約翰大學,這段期間,他對基督教的教義起了相當的懷疑和反動。林語堂在1959年所出版的From Pagan to Christian《信仰之旅》自述從異教徒到再度皈依基督的信仰歷程。林語堂在孔孟、老莊、佛教、禪宗各個領域中上下求索,但都不能在宗教的問題上找到歸宿。他終于又回到了他童年時期,與他共同成長的基督教。他是如此說明這個轉變的十多年來,他唯一的宗教乃是人文主義,相信人有了理性的督導已很夠了,而知滿方面的進步必然改善世界。在The Chinese Way of Life《生活的藝術》一書中,他的基本精神是要體現人與自然如何和諧的共存,科學的功能是在發現自然的奧秘,并指出它的規律而不是企圖用人為的力量來扭曲自然。所謂科學征服自然,在林語堂看來,與其說是「征服」不如說是科學符合了自然的規律。

 

1960年的日記封面

 

  1960年6月《自由中國和亞洲》曾刊登林語堂的英文文章,提到他最近一次遠東之行。他曾到臺灣南部探親,更從南部一路開車到臺中,因為夫婦倆都懂閩南話,一路上還和當地老百姓聊天。他們看到老百姓的生活水平有大幅度提高,造了很多新房,每個村都建了衛生設施,女孩都涂口紅,等等。臺灣當局已經從大潰敗中緩過氣來,現代化建設搞得不錯。林語堂寫到他見了蔣介石,“談了過半小時。他七十二歲,身體仍然很結實,主要是他的生活習慣既簡樸又有規律。他看上去神態雍容,非常自信。講到法國總統,他不是按中國人一般的發音叫‘戴高樂’,而是按法語發音叫‘德郭了’”。林語堂還提到當地人和新移民有摩擦,但這很正常,“新來的和晚到的互相競爭,都是中國人”,就像抗戰時重慶人和“下江人”爭一樣。1960年林語堂先生六十六歲。出版了The Importance of Understanding: Translations from the Chinese《古文小品譯英》。

 

1961年的日記封面

 

  林語堂在中國人的〈飲食〉中說:如果人們不愿意就飲食問題進行討論和交換看法,就不可能去發展一個民族的技藝。在〈飲食〉一文中林語堂贊許袁枚和李漁將烹調食譜提升到文學藝術的層次。我們毫無愧色于我們的吃。我們有『東坡肉』又有『江公豆腐』中國詩人們具有較多功利主義的哲學思想。他們曾經坦率地歌詠本鄉的『鱸膾莼羹』這種思想被視為富有詩情畫意,所以在官吏上表告老還鄉之時常說他們『思吳中莼羹』,這是最為優雅的辭令。確實,我們對故鄉的眷戀大半是因為留戀兒提時代盡情盡興的玩樂。我們中國人對待飲食的鄭重態度,可以從許多方面看出來,任何人翻開《紅樓夢》或者中國的其他小說,將會震驚于書中反復出現、詳細描遽的那些美味佳肴。在明清以前談吃的「老饕」當屬蘇東坡最有名,他的文集中論吃的資料比比皆是。黃州五年是蘇東坡一生「志業」的重要發展階段。他貶到黃州期間,除了有文學上的杰出表現外,就是他對煮肉、煮魚的方式很有心得。東坡的招陴菜是「東坡肉」?!段募肪矶敦i肉頌》就記錄他在黃州烹調豬肉的實況施建偉在《林語堂在海外》一書中特別另立一章〈美食之家〉,論林語堂的飲食烹飪態度,其中提及1960年,法蘭克輻德國烹飪學會頒發獎狀袷《中國烹飪秘訣》的作者廖翠鳳與林相如。林語堂喜歡的食物實際上比較傾向閩南小吃,所以大張旗鼓地寫食譜,而且是在國外出版。1961年林語堂出版了Imperial Peking: Seven Centuries of China《帝國京華:中國在七個世紀里的景觀》、長篇小說The Red Peony《紅牡丹》,描寫清末一中國婦人大膽求愛的故事。

 

1964年的日記封面

 

  林語堂夫婦在1964年低調訪問過臺灣?,F存有宋美齡于1964年10月12日給林夫人的一封短信,對沒能在臺北見到他們致歉。1964年11月,馬星野從巴拿馬返臺灣,準備出任“中央”社總監。馬星野曾是林語堂的學生,返臺途中路經紐約,在晚宴上和林語堂重逢,便盛邀林語堂為《中央日報》寫專欄?;嘏_灣后,他仍持續花功夫勸說,請他們的共同朋友喬志高出面相勸,并保證專欄由林語堂全權負責,他想寫什么就寫什么,可以“無所不談”。于是林語堂欣然承諾1965年春天開始為《中央日報》寫專欄文章。之前三十年,林語堂基本上沒有中文創作?!吨醒肴請蟆肥钱敃r臺灣和海外華人小區銷量最大的報紙,林語堂的散文每次刊出可面向成千上百萬名讀者。對一位作家來講,這肯定是很令人興奮的事,更何況林語堂是三十年后重操中文寫作事業。既然已經和中文讀者重續前緣,林語堂肯定很想重新回歸于華人小區中文環境之中,這也應該是林語堂決定回臺灣定居的重要原因之一。這一年他出版了The Flight of Innocents《逃向弗里敦》。

 

1966年的日記封面

 

  1966年1月30日林語堂夫婦到香港之前,他們先在臺灣逗留了四天,蔣介石于1月28日在高雄會見了林語堂夫婦和馬星野夫婦?!帮@然這次會見沒有決定林語堂是否來臺定居問題,因為林語堂后來曾試圖申請香港永久居民。

  1966年到臺灣定居時他已經為《中央日報》寫專欄文章一年了,之后繼續寫了好幾年,一共寫了一百八十多篇文章。另外,回到中文世界后,林語堂還和香港中文大學出版社簽約編撰《當代漢英詞典》。這項巨大的工程林語堂殫精竭慮獨自完成,再加上他文學上的散文創作,要是選擇繼續待在紐約肯定是不可能的。但林語堂最后選擇定居臺灣仍顯得有點突然。我們不清楚林語堂在香港申請永居是否遭拒,還是他自己選擇放棄。其實林語堂定居臺灣之前曾赴臺好幾次。這在日記中也有記載。后來,他二度訪臺,為在臺定居作準備。六月返臺定居陽明山,暫租永福里四十二號等待新居竣工。新居由先生親自設計,由臺灣第一代建筑師王大閎建造完成,為融合中國與南歐特色之建筑。這一年他出版了《平心論高鶚》,討論《紅樓夢》后四十回真偽問題,引發紅學辯論。還有“論古說今的雜文”后來收集在《無所不談》一集、二集(1967)中。

 

1971年的日記封面

 

  林語堂在臺灣的最后幾年,全部精力都花在編撰《當代漢英詞典》,以七十多歲的高齡,夜以繼日地工作。繁重的編纂工作對健康肯定有影響。有一次,二女兒林太乙不得不從香港飛回臺北,因為林語堂住院了,醫生警告說已經發現中風的早期癥狀,必須好好休息。然而他的手稿還沒有校對完,家里又出了件大事。1971年1月19日,林語堂正和臺北故宮博物院主任蔣復璁一起午餐,有人過來報告:林語堂大女兒林如斯出事了。晚年喪女對語堂夫婦打擊甚大,原本健步如飛的先生自此急速衰老。1972年10月,《林語堂當代漢英詞典》編竣出版,林語堂視此為寫作生涯巔峰之作。

 

(共十四頁,選三頁)

林語堂(1895-1976)

林語堂手跡(共十四頁)

水墨?鋼筆紙本

尺寸不一

說明:林語堂手跡,共14頁。首先是語堂1975年7月1日寫給宋美齡的原始英文手稿,距語堂逝世僅九個月,仍計劃由港赴臺。該信最終應系打字寄出。其余手稿的主題是詞典的編纂。包括1970年給《林語堂當代漢英詞》典編輯部同仁的三封信和一份校訂工作大綱。最后是1972年6月,上述大部分的編纂已近尾聲,語堂開始思考下一個寫作項目《林語堂袖珍漢英詞典》時的最初構想有三頁,首先說明語堂的理念,是要達到他一向最贊賞的牛津袖珍字典(Pocket Oxford Dictionary)的境界。他說:“世上沒有一本字典及得它,取精用宏,所以小小一本,英語精華盡在于此。此我以袖珍之本意?!保终Z堂后即著手編纂袖珍詞典,可惜未及在病逝前出版。)

 

1.親筆致國府外交部自述赴港原因

 

2.林語堂親筆致蔣緯國

 

3.林語堂親筆之《上下形檢字法的詳細說明》

(共十四頁,選三頁)

林語堂(1895-1976)

林語堂、陳之邁手跡與書信(共十四頁)?

1970-1975年 手寫本

紙本  手跡

尺寸不一

說明:

1.親筆致國府外交部自述赴港原因:林語堂長女如斯突于1971年初驟然而逝,定居臺北的年邁語堂夫婦遭受極大打擊,擬赴香港與二女太乙一家及三女相如團聚,并時常返臺。因而向國民政府外交部申請長期出入境證,言詞凄涼懇切,令人動容。時間為1971年。

2.林語堂親筆致蔣緯國:1975年元旦函謝蔣緯國(緯字筆誤為偉)為語堂八十自序所作祝詞。1975年1月1日。

3.林語堂親筆之《上下形檢字法的詳細說明》:林語堂自青年時期(1917年22歲)即關心漢字索引問題,對康熙字典的部首多所批評,提出以筆畫分類,于《新青年》發表,并蒙北大校長蔡元培作序。以后發明上下形檢字法,取代部首。該法“凡字以其左旁最高筆右旁最低筆為準,只此一條,絕無例外”。1932年旅美時,依此思路發明了基于68個筆形的中文打字機,取得專利。晚年更優化此法為33個筆形,據以編纂《林語堂當代漢英詞典》,為首部華人所編漢英詞典。詞典于1972年成功出版后,語堂于次年為上下形檢字法申請專利,特作《上下型檢字法的詳細說明》以利申請,未曾對外發表。獲得專利后,臺灣神通計算機公司即采用此專利作為漢字輸入計算機的輸入法。

 

溫馨提示

中國嘉德2020春季拍賣會

嘉德藝術中心

呈獻在即 敬請期待

咨詢電話:

010-85928288(總部)

工作時間:

9:00-18:00 周一至周五

 

江苏快三开奖结果走势